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母女双上床
母女双上床
叮咚叮咚的门铃传入了李绿仁的耳里,「是他来了,是他来了,敖林那狗日的真的来我家了。」李绿仁喃喃念叨心里瞬间就像被打翻了五味瓶酸、苦、辣、咸就是没有甜。

   叮咚叮咚门铃声再次响起,这次外面的人按得更加急促,仿佛正用门铃传递自己的怒火。

   李绿仁不敢再耽搁,赶紧起身开门……

   「你来了?你来了!嗨嗨。」李绿仁弓着腰低着头讷讷道︰ 「怎麽好像你不是很欢迎我啊??怎麽这麽半天才开门?」门外的男子极为不爽地道︰ 李绿仁听他这麽一说,吓得舌头直打颤︰「怎……麽会?我……我……林哥绝对没有我对天发誓。」 「切,还林哥呢,你几岁我几岁?」男子对李绿仁扬了一下头道︰ 李绿仁听了男子的话後更是觉得难受尴尬。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你……你来了?」突然一个娇羞扭捏的美妇人映入男子眼帘。男子看见美妇喜上眉梢哪里还去理会李绿仁?

   「宝贝,想我不想?」男子张开双臂吊儿郎当地走向妇人。

   妇人没搭话只是娇嗔地瞟了男子一眼就任他把自己搂在怀里。随即又用那媚眼看了李绿仁一眼。

   男子好似知道妇人在想什麽,一把将妇人楼得更紧,还重重地在她脸上亲上一口道︰「没事有我呢。」 只这一下妇人就瘫软在男子怀里,再也顾不得李绿仁了,只娇娇地「嗯」了一声。把头藏进男子的怀里。

   男子被美妇人弄得心情大好。大咧咧地搂着美妇坐在李绿仁的沙发上。两人你亲我热起来。

   李绿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赶忙走过去,搓着手道︰「欢迎林哥……林先生来我们家做客,您要喝什麽茶我去泡。」 敖林剑眉一挑道︰「你说什麽?」 李绿仁顿时不知所措,瞪着一双惊恐的眼楮看着眼前的男子。

   敖林把整个脊背靠在沙发上双手倚在沙发最上沿道︰「你还满见外的嘛,我们都这麽好的关系了,还是你的客人呀?」 李绿仁连忙点头哈腰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 敖林用小指挠着自己的耳朵道︰「我竟然不是客,那你说我是什麽?」 李绿仁不知道怎麽回答又怕贸然回答惹怒了眼前的男子,那表情极其精彩。

  站在那吱吱唔唔了半天也说不出过所以然来。只好可怜巴巴地瞄向自己的妻子,口里小声念着她的名字「杏嚆……杏嚆. 」 端坐在敖林腿上的美妇人看见李绿仁那副模样心也软了下来,毕竟李绿仁是自己的结发夫妻,她本人也还是他李家的人。对于自己丈夫的求救也不好视而不见,用她那娇媚眼儿望着敖林。口虽不说不过任谁都知道她正在为他老公求着情。

   看见美妇人那娇滴滴的样儿,敖林心情大好,一巴掌拍向她的肥臀惹得美妇人「啊」的一声娇呼。

   看见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这样大大方方地调戏妻子,李绿仁心里那个酸呀,偏又不敢吱声。

   只见眼前的男人扬了扬脸傲然说道︰「记住了,我不是客而是主。」 李绿仁听了男子的话像吃了十斤酸梅一样,估计现在给块豆腐他也咬不动了。

  看见李绿仁那苦瓜脸男子怪笑两声道︰「你那什麽表情?难道我说得……不对?」 「哪里……哪里……林哥……不对林先生自然是主自然是主,我去泡茶,我去泡茶。」说着李绿仁慌忙走开。

   端坐在敖林腿上的美妇人,看见丈夫那乱手乱脚的狼狈样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站起身提着香臀,款款走到丈夫身边柔声道︰「我来罢。」正要插手。

   哪料李绿仁诚惶诚恐地道︰「使不得,使不得,哪敢劳烦夫人。」 杏嚆料想不到自己的丈夫会唤自己为夫人。一呆,还不仅反映就听敖林那嚣张的笑声从後面传来。

   「好好李兄挺上道的嘛对对你以後就这麽叫,不过前面要加个柳字叫你夫人为柳夫人才可以哈哈哈哈。」说着敖林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李绿仁见敖林高兴,像极了一只哈巴狗摇着尾巴向着主人傻笑。

   柳杏娇嗔地白了敖林一眼似是责怪他不该这样作弄人,端着李绿仁泡好的茶向敖林走去。

   「我去炒菜。」美妇娇柔地说了一句便转身走进厨房。

   是福是祸又有谁说的清?当知道丈夫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把她送给了那男人,那一刻她连死的心都有了。也对丈夫彻底失望。但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不得不照丈夫的话去做,不得不向一个比自己小得多的男子献出自己宝贵的贞操,以为一辈子要沦为别人玩物的她悲痛欲绝,不过谁知道,在和那个小青年的相处过程中她发现他并没有把自己完全当成一个玩物,慢慢的那个男人居然让她体会了什麽才是爱,她惊奇的发现她虽然已为人妻已为人母但她从没有爱过,那人世中最美妙的情感是他给自己的。她发现原来他才是自己的初恋。

   她迷醉在他的怀里,她喜欢他身上的气味,她喜欢他那雄壮的身躯,她喜欢听他讲那些污言秽语,她喜欢在他怀里撒娇哪怕她比他大上许多。她和他在一起时是快乐的,是幸福的她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只求他不要抛弃她。

   她其实也知道那个男人是个流氓是个混蛋,但她不在乎,因为她爱他,他才是她生命中的主心骨,他喜欢在床上摆弄她,喜欢叫她做一些羞人甚至变态的事,有一天这个男人甚至要自己和女儿一起服侍他,她答应了因为不能把自己的处女给他是她最大的遗憾,是她这辈子的心病。

   「呀」一声娇呼从自己口里窜出,飘向远方的思绪也拉了回来,不知何时他来到了自己身後。用他那鼓鼓囊囊的一团撞击自己的臀部,一下又一下把她撞得身躯不住前窜。再也不能保持平衡的美妇人只好用手扶住竈缘。娇嗔道︰「干嘛呢?别闹我在炒菜呢。」 男子哈哈怪笑道︰「干嘛?你女儿呢?」 「她还没放学呢,别闹你这样我怎麽做菜呀?」 我今天一定要好好你们这两个小骚货。

   「呀你坏!人家才不骚呢。」美妇人娇羞嗔道︰ 「不骚?屁眼儿都得出油来还不骚?」 「你……你说什麽呢。」听到如此粗俗的调戏,美妇人的俏脸火辣火辣的。

  赶紧看了看门外,这麽羞人的话她自然不愿让自己的丈夫听去。

   敖林的声音很大完全没有因为美妇人的老公在有任何收敛。两人的对话一字不差地钻入李绿仁的耳里。

   坐在沙发上的李绿仁拿着报纸的双手不住颤抖,他们的谈话如一记春雷劈向自己什……什麽这狗日的连……连屁眼和诗诗都……都了?李绿仁只觉全身冰冷这一刻他後悔了。他後悔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和敖林作对引来这一系列的祸事,他现在只想捶胸顿足来发泄一下心中的苦闷,但就是这麽一个小小的愿望他也不能实现。这时李绿仁突然意识到温婉柔顺的妻子和可爱无比的女儿已离他而去,投入他人的怀抱。

   这一刻妻子种种对他的好,才像一幅又一幅会动的画,映入他脑里闯入他的心里。自己以後喝醉酒了谁来彻夜服侍我?以後谁来为我洗脚暖被?我心情不好时谁,还会让我出气?谁还会彻夜不厌其烦地舔我那硬不起来的阳具?自从妻子跟了敖林她再也不做小板凳了,以前我在家时妻子都是坐小板凳的,那样离厨房近我要什麽吃什麽她起身快。

   哎,我应该对她好一点的,自从嫁给我就没交几个朋友,更别说是男性朋友了。也应该多买一点她自己喜欢的衣服给她的,妻子穿衣服和买衣服都是要经过我的同意的。也从来不敢自己出去玩。妻子家里虽然不富裕不过好歹是书香门第,人那麽漂亮还能让我那麽省心。这样好的妻子为什麽我会瞧不起她?人不能要求太多的,妻子没什麽光鲜的背景在事业上帮不了我,但她是个好妻子好女人,为什麽不好好待她,我为什麽这麽贱?要把她送给那个混蛋?妻子那绝望的眼神和女儿那怒视着自己的双眸不断浮现在李绿仁的脑海里。人只有失去了才会去珍惜吗?

   叮咚叮咚门铃声再次响起杏红着脸从屋内走了出来,李绿仁赶紧把头缩进报纸里。

   「你林叔叔已经来了。」美妇人对着放学回来的女儿说道︰ 听到林叔叔三个字美少女小脸一下红了起来,站在门口扭扭捏捏起来。

   「呵呵傻闺女。」说着牵起女儿的手走进厨房。

   母亲蜂腰肥臀大胸脯,女儿纤细嫩白腿儿长,一对俏生生的母女花映入敖林的眼里。

   看着这一对美丽的母女,敖林「嘿嘿」怪笑两声,自己用手就这样当着这对母女的面,胡乱捏柔起自己的下身起来。

   「呀」的两声惊叫同时从母女二人的口里叫了出来。

   杏嚆娇羞地白了敖林一眼嗔道︰「青天大白日的就……就这样。也不知羞。」 转念一想自己这个小情人本就这个德行。不知怎的竟觉得在自己和女儿面前耍流氓的心上人竟然有几分傻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你们去屋里玩儿,等一下就吃饭啦。」 还没等杏嚆说完敖林早已抱起少女向屋里走去。

   少女的双臂挂在敖林的脖子上任他抱着自己,一双大眼楮羞答答的偷瞄着敖林,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新婚小妻子。

   坐在沙发上的李绿仁都看呆了,诗诗不是……不是被逼的?这……这怎麽可能?

   我妻子和我女儿难道就这样让那狗日的在……在一张床上?李绿仁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巨痛仿佛被一剑刺穿了心脏。

   敖林抱起少女时她那短裙藏不住那可爱诱人至极的白色纯棉小内裤。这一切也落入了李绿仁的眼里。

   我要是我要是能像他那样该多好?想着想着李绿仁那不争气的阳具居然有点儿硬了。

   由于今天敖林高兴,李绿仁把他珍藏多年的茅台拿了出来供敖林享用。一双母女花一左一右地坐在敖林的大腿上给他喂食添酒,伺候得敖林好不舒坦。

   至于李绿仁嘛只能坐在那根以前属于她老婆的小板凳上,随便夹点菜自己埋着头吃了。

   不知怎的敖林一看见李绿仁心情就大好,也特别喜欢这个苦瓜脸。「呀呀,李兄太见外了,坐那麽远干嘛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过来一起吃嘛。」 李绿仁像有二两鱼刺卡着喉咙里样,怎麽都说不出话来。

   美妇人似乎很不满她老公占用了自己心上人的时间,又为敖林斟了一杯酒娇滴滴地送他口边,果然敖林的视线被转移过来了。敖林嘿嘿淫笑道︰「用什麽杯子?」 食指轻轻撮起美妇人的下巴,美妇人俏脸一红,想来已经会意男人的意思了。

  又柔有媚得瞟了他一眼,乖乖地把酒含入口里,羞答答地闭起媚眼把那红艳饱满的嘴唇凑向男人。

   美妇人的容貌其实是属于风骚野艳那一类的,如果她懂得如何勾引男人,一个眼神一个秋波,就可以把男人钩上。

   但妙就妙在她的骨子里透着一股抹不去的书香味儿。她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世间的男人都不会往那方面去想只会被她的端庄贤惠的气质和温柔所折服。像敖林这样了男人在美妇人还没对她敞开心扉时也是这麽认为的。直到她爱上了眼前这个男子後,才不经意间向他流露出了那致命的一丝妩媚,只属于他的妩媚。

   敖林轻轻地吻着美妇人,品尝她口里的佳酿和香舌。良久……唇分,一条银丝连在两人唇间,美妇人注意到了这尴尬的情况。伸出红舌把那一丝粘液卷入自己檀口里,怯怯地看着敖林。似是怕他懊恼自己连个小小的任务也完成不好,绕了他的兴致。

   「呀」美妇人惊叫一声微微向後躲了躲。

   原来男子伸出了大舌头在美妇人脸颊上划过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湿痕,美妇人一下没反应过来,被男人这举动弄得慌了手脚本能地向後缩了缩。再?眼一看,发现心上人满意地看着自己。

   男子的举动虽然粗鲁,美妇人却一点都不恼,重新依偎在心上人的怀里。也顾不得男子在她俏脸上留下的湿痕了。

   男人和美妇人的香艳放荡的举动自然落入了少女的眼里,直看得美少女羞得脸儿都要埋进自己的小胸脯里了。

   敖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可爱至极的小丫头,拱起嘴在她小脸上放肆地又亲又舔的好不下流。把小姑娘羞臊得只想找个缝把自己藏起来不让这个坏人找到。

   敖林用舌尖轻逗弄着小姑娘的小耳垂,腻声说道︰「上次叔叔弄得你舒不服?」小姑娘听到敖林的话,连脖子都红透了。更不敢看他,在男人怀里搓着自己的小手扭捏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後小声地说了一句︰「舒服。」 敖林全没有料到少女会这样回答自己,笑得更厉害。美妇人也没料到女儿会这麽回答,愣了愣随即也忍不住了玉手捂住红唇咯咯轻笑起来。

   「真是个小浪蹄子」,说着又亲了亲她的小脸道︰「等一下让叔叔尝尝你的小骚俜好不好。」 小姑娘红着小脸不敢说话,怕自己又说错了话,惹叔叔和妈妈笑话。看着小丫头这副俏模样敖林心情大好。转头又用舌轻舔美妇人耳垂说道︰「这麽俊的闺女你到底是怎麽生出来的?」 美妇人微锤粉颈柔声道「你喜欢就好,你稀罕她那是她福气。」 「你们以後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好好疼你们的。」敖林大笑道︰ 一丝甜意同时涌上母女俩心头。

   「那妈妈是什麽?」这时小丫头突然问道

   「什麽是什麽?」敖林没太听出来小丫头是什麽意思 「就是……就是,那个……您刚才说我……是浪……浪那妈妈是什麽?」少女声音里充满好奇 这会敖林听出来了更笑得前仰後合,美妇人也被女儿的话弄得过大红脸。敖林又把嘴凑到小姑娘的耳边道︰「你以後就是叔叔的小浪雄,你妈就是叔叔的骚屁眼。哈哈哈哈男人再次大笑起来。」 这会儿美妇人可不依了,粉拳雨点般落在男人身上娇嗔道︰「你说什麽呢?」还有人在呢。显然是在说李绿仁了。

   敖林还没来得及搭话,就听小姑娘语不惊人誓不休道︰「那叔叔是大鸡巴。」敖林一口酒喷了出来。

   「诗诗!!你在哪里学的?女孩子家怎麽可以说这种话?」美妇人厉声叱喝女儿。

   少女知道又说错话了赶紧把自己藏在敖林的怀里。

   「好了好了这有什麽,你这记性,这可是你自己教的哦。」敖林说道︰ 「我??」美妇人惊怪莫名。小丫头也连连点头。

   敖林阴阳怪气地道︰「这也怪我,上次诗诗和你一起时,你忘了?」说着凑在美妇人耳边喃喃低语还时不时淫笑两声。

   美妇人越听越羞啐了男人一口埋怨道︰「我女儿都被你带坏啦。」??李绿仁听着三人的污言秽语既尴尬又恼火,心里又乱骂道贱货,娼妇,猪狗不如。脸都被他们这淫乱的场面刺激得不受控制抽动起来。

  回过神来时发现那狗日的已拥着妻子和女儿进了厕所,门也不关三人只是用身子背对着他。不一刻哗哗啦啦的撒尿声传入李绿仁耳内。

  「哈哈,骚屁眼的手最适合把尿了。又滑又白的。」「呸!满口粗话的,你也叫得出来,也不觉得难听!」妻子娇嗔道︰「丫头要多跟妈妈学学,以後你也要帮叔叔把尿。」「哦。」小女孩娇憨应道。

  「咯咯咯咯,你呀越活越小,都这麽大了还要让人把尿,也不知羞。诗诗一个小孩子懂什麽?到时她把尿弄在你裤子上可不许凶她哦。」「人不能怕摔倒就不走路嘛。」男子哈哈笑道︰「男孩子原来就是用这肉头头尿尿呀?」小女孩好奇问道︰「呵呵,好诗诗帮叔叔舔舔好不好?」「我不要!这上面还有尿呢,脏死了。」「呵呵,女儿不舔妈妈舔!」说着敖林按着美妇的粉颈便往下压。

  「哎哎哎,外面还有人呢。」被男人按向胯间的美妇人,一边提醒着爱郎,一边伸手狼狈的掩上身後的厕所门。

  「呀,妈上面还有脏东西呢。」小女孩惊叫声传了出来。

  「呵呵,有什麽稀罕?等一会儿你撒完尿,我叫你妈也帮你舔干净!好不好?」「我才不要!你……你下流。」小女孩恶心道︰「呵呵,你妈生气了她在咬我呢。」「还……还不是你爱欺负人!痛吗?」「哦……不疼不疼还很舒服呢,你妈的嘴比那些妓还带劲呢。」「我妈不是……你……不许对我妈耍流氓。」小女孩为自己的母亲抱打不平道︰……李绿仁见门已关,立马起身把手里的筷子狠狠的往沙发上一摔。(摔到地上怕弄出响声)怒气冲冲的围着饭桌不停的转悠。还要不要脸在厕所里就这麽上了?她妈的她妈的!!太乱了,老子不在时还不知这个娼妇浪贱成什麽样!还叫女儿陪那狗日的一起淫乱,我日你祖宗!!!这个娼妓!!!我他妈怎麽会娶她,养不家的臭婊子!胳膊肘往外拐!我他妈的才是你老公!!!

  李绿仁敢怒不敢言,只好涨红着脸低低咒骂道,巴巴的望着厕所门。他们……他们在做什麽?怎麽没声了?突然莫名的失落涌上心头,李绿仁心里砰砰乱跳起来,强烈的欲望想一探究竟,便轻轻的踮着脚,猫着腰猥琐的趴在厕所门上偷听。

  「嘻嘻,叔叔的棒棒好丑哦。」

  「嗯……啊……好诗诗帮叔叔舔舔好不好,你看你妈这麽辛苦帮一下你妈嘛。

  「可是……可是……这样……这样好下流。」

  「呵呵你又不是没舔过,上次你舔得叔叔舒服死了,我天天都向你妈夸你呢。」「乖女儿来,再帮叔叔舔舔!」「才不是你女儿呢。」小女孩撒着娇腻声道︰女儿那娇滴滴的声音传入李绿仁的耳里。

  ……

  诗诗答应了?不……不会吧?娘儿两一起舔鸡巴?门外的李绿仁心如刀割。

  「咯咯咯,诗诗来帮你叔叔舔舔。」妇人也招呼着女儿道︰再次听到妻子的声音李绿仁顿时大怒,心里不住又大骂起来,这个娼妇,哪有这样当妈的?自己淫贱不说,还拉着自己女儿一起淫贱!真他妈的是个贱妇。

  浪货。骚俜,连母狗都不如……

  「妈……,叔……叔叔才撒完尿呢!」

  「咯咯咯,没事妈都舔干净了!来……还记得妈教你的不?这里……咯咯咯咯对就这样。下面也要……」「妈~ 全是你的口水!」「咯咯,还没过门就开始嫌弃妈啦?」美妇笑盈盈的调侃着女儿「妈……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嘛。」小女孩害羞应道︰「咯咯咯,来把皮撸下来,舔舔里面……对就这样还有下面也舔舔。」「妈~ 好腥!」「咯咯咯咯咯,你说你脏不脏,也不洗洗,就叫诗诗舔。」「呵呵,这样才刺激嘛!」「你呀……就会糟蹋人!」美妇人又媚声责道。

  ……

  「哦……对就这样,好诗诗……下面也帮叔叔舔舔。对……对就这样。背撩去!帮我舔舔屁眼。」「你……你还没洗呢!」美妇大嗔。

  「哈哈,用你舌头洗还不是一样?」

  「冤家!今後咱娘儿俩指不定被你糟蹋成什麽样儿呢。」美妇人听到男子的话低低啐了一口。

  不……不会吧?屁眼都舔?还没洗过?她妈的你个娼妇也不嫌脏!以前老子叫你含个鸡巴。你要洗他妈的二十几遍,这个狗日的叫你舔你就舔?信不信老子进去捅死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李绿仁在门外咬牙切齿这样想到却不见他有什麽动作……啪,一声脆响传进李绿仁耳里,李绿仁顿时精神一振。怎麽了?狗日的被打了?是诗诗看不下去了?李绿仁赶紧伸长耳朵听着。

  「干嘛呢?」男子不满的声音传进李绿仁耳内。李绿仁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想法,精神无比抖擞,幸灾乐祸起来。

  「屁股翘起来,你这样我怎麽舔。」妻子娇嗲的声音传了出来。随即又是女儿的吃吃娇笑声。李绿仁愣了愣瞬间又从天堂调入地狱中。

  哦……真他妈的舒服!对就这样!诗诗你在干嘛呢?继续舔呀!哦……啊……真爽。诗诗来,含着,注意别咬到。对就是这样。诗诗真乖!蛋蛋也帮叔叔舔舔。哦……这样也不错。诗诗好聪明,妈妈教的吧?啊……对就这样。好视儿再往里面钻钻。

  「咯咯咯,这样?」妇人媚声笑问︰

  「对……就这样好宝贝我爱死你了。」

  「小女孩吃吃笑道「叔叔好肉麻。」

  「呵呵,好诗诗别吐出来呀……那帮叔含含鸡巴。」「哦……对对就这样揉,好视儿你真机灵。」「呀!这丫头干嘛呢,怪痒的。」妇人惊叫声又传了出来︰诗诗在干嘛?满脑子问号的李绿仁紧紧贴着门仔细听着。

  「嘻嘻,妈妈的手指可比叔叔的鸡巴好吃多了。」「诗诗!要和你说多少遍你才长记性?姑娘家哪能这样没羞没臊的?这也是你说的?」妇人斥责道︰「好了好了,臣都日了,说个鸡巴打什麽鸟紧?再说了不说鸡巴说什麽?阴睫?还不是一样?是吧诗诗。」「阴睫?」小女孩好奇得问道「哈哈哈哈,等一会儿叫你妈告诉你。」

  「啪!」又是一声脆响。

  「不许教我女儿这些。」美妇娇怨道

  门外的李绿仁也跟着点头。

  「你也是,臣都了,还有什麽不能教的?」

  「我……我听不惯。」

  「你他妈的今天怎麽这麽少兴?」男子怒道︰

  门外的李绿仁听到男子发怒也哆嗦了起来。

  「你别……别恼,我还不是怕诗诗学坏,你……喜欢还不是……随你。」妇人唯唯诺诺道︰「妈我知道的,我不会在外面讲这些的。」「你看,咱们的诗诗多懂事。」

  咱们的?什麽时候我女儿变成你的了?李绿仁听到这句话又暗暗的怒了起来。

  「在外面可不许讲这些粗话,知道吗。」妇人还是不放心的嘱咐着女儿。

  「妈~ 我又不是小孩子。」

  「呵呵,我家诗诗都长大了,都大得可以和叔叔了。」「说得难听死了,叔叔你真坏。」女孩娇腻道︰「快快,我憋的难受咱们继续。」「阴睫?就是这个?」小女孩又好奇问道︰……

  「等会叫你妈告诉你,快给叔叔继续含含。」男子不赖烦了。

  小女孩乖巧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诗诗还不是很熟练,是我来罢。」

  「也好,诗诗去!和你妈换换」

  「我……我也要舔……舔屁……屁股?」小女孩似乎想说那个「眼」字可怎麽也说不出口,只好改了一个自己出得了口的词。

  「你妈都舔得了,你有什麽不能舔的?」男子不赖道︰这杂碎还想叫诗诗舔他屁眼?他妈的门都没有!!李绿仁悲哀的期望着,但他此时也知道照着情形,多半不会如自己的愿了,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

  「叔叔好凶!」

  「别吓着我女儿,来诗诗到妈妈这边来。」

  「嗯」小女孩委屈的应了一声

  「别怕妈妈教你,这样……」

  这淫妇在干嘛?李绿仁紧张得听着。

  「好恶心……妈我不想舔。」

  「没事,妈都舔干净了的没味道!叔叔很喜欢的。来试试……」美妇人安慰着女儿「真的?」「傻丫头妈还会骗你?」

  ……这淫妇还教诗诗舔屁眼?李绿仁此时气的全身都发抖起来。

  咯咯咯咯咯,这样不成的用手搬开点才好舔。」「这样?叔叔的屁……屁股好丑哦」「咯咯咯咯,再搬开点儿……对就这样先舔舔周围,对……先用舌尖轻轻的在周围对……就这样,然後用点力往这里面顶……手伸到前面去搓叔叔的蛋蛋,对就这样……手不能用力哦」「还是有点恶心。」小女孩埋怨道︰

  「咯咯咯,习惯了就好,妈都舔干净了不脏的。和舔前面是一样的。」「妈你就不觉得脏呀?」女孩好奇问道︰男子此时插嘴道「诗诗呀你要好好的多跟你妈学学。知道没。」︰「哦。」诗诗低低的应道声音里透着一丝委屈。

  「咯咯咯,舔习惯就好,别怕你叔叔可喜欢了。来继续……」「这样不好舔再搬开点……对就这样」美妇很赖心的教着女儿。

  「好诗诗里面点。哦……舌头再伸长点。」男子命令道︰「咯咯咯咯咯,这样不对,让妈妈来。」「要这样……」「哦!妈妈真厉害!」小女孩佩服地说道︰

  「北……」

  「呀!」母女二人突然惊叫起来。

  怎麽了?怎麽了?一个响屁传了出来,不明所以的李绿仁此时真恨不能灵魂出窍。

  只听到妻子高声嗔怒道︰「哪有这样糟蹋人的!」「对不住对不住,好视儿我一时没忍住呵呵。」「嘻嘻嘻嘻」「你这丫头没心没肺的还笑!」「呵呵还是我家诗诗好,不嫌弃叔叔。哈哈不舔了不舔了,来让叔叔. 」「呀!妈叔叔要欺负人!」小女孩对着母亲求救道︰「好诗诗快给叔叔!」「嘻嘻才不呢,妈!叔叔耍流氓。」「咯咯咯,你可要轻点!诗诗经不住你那样折腾。」「妈我……脏……还没洗。」「好诗诗等叔叔先一再洗。」「咯咯,你叔都不嫌骚,你怕什麽?」

  「我……我才不骚呢。」小女孩大羞道︰

  「哈哈哈哈,你妈都承认你是小骚货了,你说你骚不骚?」「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女儿家做……做这个时要洗洗,不然怕有味道。你说什麽呢?」妇人大嗔道︰「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我就喜欢你们这骚味。越骚我越喜欢。」「就会作践人。」妇人媚声底骂了一句。

  ……

  「你这娼妇,快帮把手呀,我这样抱着你女儿怎麽日?」「呸……下流……」妻子的娇嗔再次传了出来,随即就是女儿的若有若无的细喘和啪啪的肉响。

  「你轻点……诗诗还小……」

  真起来了??这狗日的在诗诗?趴着门上的李绿仁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被气爆了,却没有发觉自己的肉棒早已经高高翘起。

  门突然有异动,李绿仁暗叫不妙,急急回身想躲回客厅,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敖林抱着女儿,女儿短裙高高翻在腰间,黑粗的阴睫把她那嫩小的性器大大撑开。那黑棒上还闪着女儿肉壶里的点点淫汁。就这样一边站着插弄着女儿一边走了出来。

  「你在这干嘛?」敖林邪邪问道,语气很是值得玩味。

  妻子的惊呼声从敖林的身後传了出来,显然是没料到丈夫会在门外,急急转身找着什麽。

  「我……我……我」李绿仁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眼楮死死的盯住敖林和女儿的交合部位。

  美妇这时拿了一块长毛巾窜到两人之间,匆忙掩住女儿和爱郎的春光。掺着敖林向卧室走去。

  突然美妇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李绿仁和他那翘起的阴睫,表情羞怒至极。

  对着他狠狠唾了一句「禽兽!」便又转身搀着敖林进了自己的卧室。

  李绿仁呆呆的站在原地脑里一片空白半天才反应过来,脸一阵白一阵红。羞耻,气愤,荒唐感一起涌了上来。

  妇人把敖林搀到床边便转身想出去,男人一把拉住她问道︰「你去哪?」「我去把门掩上外面还有人呢。」男人一用力把她拉倒在床上道「关什麽门,麻烦!来香一个。」妇人轻啐了一口道「不羞不臊的,你不怕被人看见我还怕呢。」说着挣脱了男子的手,扭着肥臀,走到门边看也不看侧面的李绿仁一眼,低着头轻轻的把门合上。

  李绿仁看着紧闭的屋门久久不语,半晌才低低自言自语道 我今晚睡哪?

  一阵凉风袭来哆嗦了下身子,又把耳朵贴到门上,除了细弱蚊蝇的嬉闹声再听不见完整的词句,叹了口气心中实在堵得慌,干脆拿起敖林喝剩下的半瓶茅台大口大口的喝着,趁着酒意缩在客厅沙发上沈沈睡去。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打自己的脸,睁开惺忪睡眼见是敖林,睡意顿时全无,赶紧做起身「这麽早,林哥不多睡下?」「不了绿兄,我还要去公司呢,没你这麽闲。你放心吧我说到做到,不过那些钱还是我先帮你藏起来好一点。」「这个您放心。我知道这麽办。」李绿仁连忙点头道敖林满意笑笑,对着镜子整理下自己衣服嘴里还哼着小曲「对了明天到我那里来一趟,有好事等着你呢。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着敖林又拍了拍李绿仁的老脸。

  「那是那是,小的任由林兄安排……安排。」李绿仁唯唯诺诺把敖林恭送出门,见他走远才狠狠啐了一口唾沫。

  学着敖林样哼着小曲踱着步优哉游哉得回到屋内。刚才敖林的那句话着实让他高兴,提在嗓子眼的心直到听见那句话後才完全落了下来。

  看了看卧室半开的门,心又突然空落落的。转念一想自己的女儿和老婆还在里面,心突又快速跳动起来。猫着腰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卧室,见母女相拥而眠。

  被子斜斜披在两人的香躯上,大大的双人床上淩乱不堪,床单上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淫水。空气里混着浓烈的男女交合後的淫荡气味。

  由于被子没盖好的原因,妻子曲线优美的裸背和肥圆的大屁股暴露在空气中,从後看去隐隐可见雪白的臀缝间精斑累累并未擦拭。看到此处李绿仁怒火又起,你这娼妇至少也擦一擦吧,这麽乱七八糟的也不恶心,还洁癖?他妈的我看最下贱的妓女都比你爱干净!也亏你睡得下去。

  「绿仁?」美妇慵懒的声音传入耳里。

  「是我……我来看看你和诗诗。」李绿仁声音极为温柔小心翼翼道闻言好一会儿美妇才开口道「上来吧,天冷小心冻着。」语气透着几分关怀。

  「哦……哦不碍事……谢谢。」李绿仁顿时如获春风快速除下衣物。这下也顾不得床脏不脏了。

  「啊!你怎麽全脱光了?」美妇感觉自己老公是一丝不挂的连忙移了移香躯,不让他贴着自己。小声埋怨道「我……怕你冷,给你暖暖身子……」李绿仁莫名心虚美妇没吭声,只拉了拉被子把自己和女儿盖好,李绿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睡在妻子的身旁,心砰砰跳个不停全然不顾寒冷像个初上女人床的毛头小子,不安分的一会儿凑在妻子耳边闻闻,一会儿探手到被窝里搓搓小心试探她的反应,如小男孩般渴望、胆怯。

  见妻子没反应小激动了一把,轻轻拉开被角又把身体凑了过去。背部虽然暴露在空气中冰凉一片他却全不在乎。

  手小心得在妻子肌肤上游走。脑里幻想着母女俩赤裸的娇躯,鼻子死命嗅着妻子身上交媾後残留的骚香,下体奇迹般勃起并且坚硬无比。

  自己都记不清上一回这麽硬得状态是多久了。又是一阵激动。渴望得轻轻扭动屁股让自己的阳具陷入妻子精斑累累的臀缝中获取快感。

  想到昨晚母女俩在这张床上和奸夫肆意交媾,刚才从後面望去她的阴毛不是都被干涸的精液或淫水弄得泞在一起了吗。怎样的癫狂才能把妻子的那儿搞的如此乱七八糟狼藉不堪?李绿仁幻想着妻子把明亮的台灯对着下体,然後不知廉耻的分开雪白大腿,让奸夫肆意淫弄亵玩本该用双股矜持夹住的淫牝。那是何等的一番淫靡景象?还有女儿,那狗日的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也像她妈妈那样?还是摆出其他淫荡姿势让他狎玩弄?她那儿也没洗吧?不知现在是怎样一番光景?

  「你在干嘛?」美妇如夜莺般的声音透着一丝冷意。

  李绿仁打了一个激灵,慢慢收回不老实的手。半天才小声憋出「对不起」三字。又讨好的在妻子耳边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不知所谓的废话。

  美妇安静听完,良久才又说了一句「睡吧,我困得很。」语气显然比先前那句柔和了许多。

  李绿仁小声得「诶」了声乖乖得躺在她身旁不敢再动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也微微亮了起来,一丝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照在自己背上甚是暖和。听着母女俩均匀的呼吸声,闻着空气里那浓浓的淫靡之味。李绿仁越发焦急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阳具依旧坚硬挺立。真想掀开被子把妻子压在身下大干一场。如果再能像奸夫那样,把女儿的小身板也压在身下那就无比完美了,不过这种乱伦之事,他也就只敢想想而已,自己万万是没胆子做的。

  越想越是兴奋,不管了。李绿仁一咬牙又贴了上去,动作也比刚才大胆了许多,不停的揉摸妻子。不一会儿妻子居然低低呻吟起来。

  李绿仁大喜忙不?把手指往妻子臀缝里凑,那猴急样和他年龄实在不符。

  「疼」美妇疼呼。

  「啊?」李绿仁呆呆得不知所措,阳具虽涨得难受却不敢继续。

  「昨晚做得有点多。」妻子小声羞道

  李绿仁没料到她居然会说出这麽一句话来顿时把牙齿咬得咯咯做响,这淫妇简直不要脸之极!这种事居然也好意思说给我听?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公!

  出口的却是「那怎麽办?」语气还很柔和。

  「帮我舔舔?」美妇低低羞问︰

  「啊?」一时没明白过来。

  「湿一点可能要好一点。下面现在……很不舒服。」美妇人害羞解释。

  妈的!刚和奸夫日完……还要我帮你舔泽?老子什麽时候做过这种龌龊事?

  不要脸的荡妇亏你说得出!

  募足了劲想破口大骂。出口的词句却诡异得又变成「哦好,应当得,应当得,柳夫人昨晚辛苦了。」说着讨好地顺着妻子的裸背一路吻到丰臀。

  「哎」李绿仁暗暗叹了一口气,任命似的闭着眼为他服务起来。妻子屁股丰腴圆润,宛如熟透得蜜桃让人垂涎。记得敖林那淫棍第一次见到时也啧啧称奇,想到这里心里便透着一丝骄傲,能被那淫棍看中的女人哪个不是绝色?听说有个颇有姿色的明星想巴结他,他嫌对方皮肤不好还不理人哩。好歹老子享用这屁股近二十年。之前没一个男人能碰。顶多就是隔着裤子或裙子意淫,饱一饱眼福而已。

  想到这里李绿仁更加兴奋地舔起来,还用手把肥腻的臀瓣搬开,好方便他舔吸。屁股肉比以前的手感更好了呢!软软绵绵的虽不及女儿肌肤那般有弹性,但肉感十足玩起来另有一番风味。手指只要轻轻一捏瞬间便陷入臀肉内,绵软中又不失弹性,是那狗日的多了?还是我没注意?真是好屁股呢!以前居然没发现原来这麽好的。

  「来好芸儿翻个来,这样才好舔。」李绿仁兴奋道︰美妇舒服得银牙紧咬任由他摆布。狗男女彻夜交媾後留下的腥臊味冲击着李绿仁的大脑,这淫靡的味道居然让自己亢奋到爆。

  妻子是那种典型的馒头萸,而且特别肥硕软嫩,乃至于两片小阴唇平时都是深深藏在潢缝中。只要不用手掰开随你怎麽日怎麽弄一般是见不着的,此时两片肉瓣却被翻了出来,而且红肿不堪。这景象看得李绿仁目瞪口呆。怎麽会这样?

  吐了吐口水,探出舌尖轻轻在翻出来的旁瓣上试探性一舔,马上引来一声娇吟,声音中还夹杂着丝丝痛意,越看越是夸张这简直像是被十几个男人轮奸过一样,强烈的腥骚味刺激着嗅觉几欲作呕。李绿仁强忍着不适慢慢又继续舔起来,哪料越舔越起劲,越舔越忘我。一会儿功夫便顾不得那难闻的腥骚味了。舌尖快速上下翻飞起来,弄到最後甚至用双手大力搬开礼缝把整条舌头探进去,还不断调整着角度舔吸起腔壁上敖林留下的精液。又猴急得拔出舌头胡乱的吮咬那粒不知何时已探出头来的肿大阴蒂。

  自己的羞处被老公吸啜得啧啧有声,还不时疯狂啃咬自己娇嫩的阴蒂,美妇顿时慌了手脚。连忙推拒埋在羞处的头颅,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词句「啊!别……别咬那儿……你……不行……疼……弄疼我啦……别这样……啊那里不行……啊啊。」李绿仁仿佛着了魔般,死死压住妻子不让她挣脱。舌头狂舔狠吸着被奸夫得充血肿大的淫牝,甚至连红肿不堪的菊眼也不放过。

  ?起妻子屁股凑在上面吮吸得啧啧有声,强大的吸力真把肛菊里粘白的精液吸了出来,顺着他嘴角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美妇被舔得七荤八素也顾不得吵醒身旁的女儿了,推拒的双手渐渐无力。媚眼迷离低低娇吟起来。李绿仁阳具前所未有的硬立,再也按赖不住。嗷嗷叫着把妻子压在身下。挺着阳具在妻子牝户上乱搓。

  妻子惊呼阻挡,修长的玉指慌忙护住私处,不让自己老公得逞「你想干什麽?

  不行……你不能……我只是叫你舔舔……别……你只能舔……」李绿仁红着眼把妻子的手掰开哀求道「老婆好芸儿……我好想要你!给我……」「别……别……啊!」美妇最终还是敌不过老公的蛮力被他强行插入佧内。

  「带套……带套……你带套没……啊!」美妇急急娇喊却没料到李绿仁只一下便一泄如住。

  李绿仁叠在妻子裸躯上喘着气久久不愿动弹,喘息间透着无比的满足。这时女儿诗诗被他们闹醒,裸嫩的身子亲昵靠向母亲,耷拉着眼皮娇腻道「叔叔好坏又弄妈妈……」说着又贴着美妇手臂进入梦乡。看来昨晚小姑娘被敖林折腾惨了,身旁弄出这麽大动静也赶不走她小脑袋里的瞌睡虫。

  两人纠缠一阵,被子早已又斜斜滑开。女儿那动人的小身躯顿时展现在李绿仁的眼底,小姑娘巴掌大的俏脸惹人怜爱。五官精致又小巧,睫毛又长又弯,眉毛不像母亲那般细长,但挺配她的。给人一种活泼阳光的感觉。肌肤白皙,宛若冰雪无一丝瑕疵,嫩得吹弹可破。小巧的乳头因为紧贴着母亲手臂若隐若现的看不真切,不过周围的春光却落入李绿仁眼中,圆圆小小的乳晕上泛着淡淡的红。

  精致、鲜嫩、惹人垂涎。一双玉腿娇莹纤长,虽不及母亲的丰盈却另有一番美态。

  女儿幼嫩的酮体让李绿仁鸡动不已,破天荒的在妻子体内瞬间翘起。美妇发现他的勃起和那丑陋得目光。雌性大发愤怒的把他掀下床去,紧紧抱住可爱的女儿。

  【完】